gftup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不敗天王-第四百五十八章 我對你們很失望展示-xircd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
上京林家,作为大夏最顶级的世家。
平日里,林家人在外面都是高贵儒雅,绅士淑女。
只有在对待林轩这个“灾星”,在需要林轩“献出”肾脏的时候,才会真正的露出丑陋嘴脸跟锋利的獠牙。
就如现在,他们对林轩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林轩生生的撕碎了喝血吃肉。
当然,在此之前,要先把林轩的肾脏完整的挖出来,给林天移植上。
林家祖坟都已经被炸平了,林轩自然是死不足惜,但他的肾脏足惜。
林茹举着拳头,看向她爹林远堂。
古宅心慌慌
“爸,我们打过去吧,现在就要了他的肾!”
林雪也是气的牙都要咬碎了,对着她爸林远胜说道:
“爹地,我的脸都被石渣刮花了,我怕是毁容了啊。”
“我一定要林轩他们全家死光光!”
这些人当中,权威最受到挑衅的,无疑便是老太君陈玉洁。
她还没死呢,林家就被这样欺负,连祖坟都被平了。
这无异于给所有的林家人当头一大棒子,尤其是她这个家主,颜面更是过不去。
想堂堂林家,竟然被一个从小驱逐出家族,毫无资源,毫无根基的弃子,给欺负了去!
这口气必须讨回来!
“去给我把林雅芝的墓地给我砸了!”
“把林轩一家人给我抓回来!”
“等卢玉衡到了,陈屠狗那条狗也不能放过!”
听到老太君的命令,林家的人全都气势汹汹的冲上去要报仇。
还不等靠近,就有枪声响起,子弹打在冲在最前面的人脚下,再快一点儿,就要射穿脚掌了。
那人立马吓得缩回了脚,其他人也都受惊的停下了脚步。
慌乱的看着面前排列整齐的森严铁甲车,还有一个个端着速射枪,黑洞洞枪口瞄准了他们的脑袋的威严军士,林家众人一下子冷静下来。
林家确实势力庞大,在上京,在大夏,没有吃不开的地方。
但唯独渗透战区,掌控太大的军方势力,对于这种超级大世家来说,是个忌讳。
所以,现在面对京邑铁甲营,冷酷无情的战区机器,他们感觉到束手束脚。
对面可是荷枪实弹过来的,刚刚毫不忌惮的就实弹轰击南麓山林家祖坟,他们就这么赤手空拳的冲上去砸墓碑?
怕不是要被人当成靶子打!
林轩已经疯了。
那个陈屠狗也疯了。
武守国这个总长,也跟着发疯。
都特么疯了!
快穿宅男攻略遊戲系統
林家众人都看着后面姗姗来迟的老太君陈玉洁,等着她这个世家之主拿主意。
陈玉洁看到林轩,正背对着他们,用手指温柔的擦拭着林雅芝的墓碑,竟跟个没事人一样。
她愤怒的上前,沉声说道:“林轩,你竟然动用京邑铁甲营炸了我林家的祖坟,还害的我林家伤了一片,你做的太过分了吧!就不怕遭到报应,天打雷劈吗?!”
林轩没有理睬这个位列上京前十大最有权势财富的林家老太君,只是仔细的擦着墓碑上刚刚落下的灰尘。
“林轩,你这个不肖孙子,我问你话呢!”
傾心眷戀 蓉雪球
陈玉洁脸沉的堪比山灰,拿着拐杖作势上前要抽打林轩。
噗噗噗噗!
腿还没迈出去,一排子弹就射入她面前泥土中,留下一条平平的直线。
林家人齐齐的惊叫了一声,都吓坏了。
刚刚炮轰南麓山也就算了,毕竟没有死人。
但现在,正面对着威严如山的老太君,竟然还敢开枪。
这真的是头铁,真的是不要命啊!
不得不说,陈玉洁这个林家家主,能以女人之身做到这一步,成为上京最有权势的女人,不是白来的。
她竟然没有害怕,虽然也不敢再往前走,但也毫无畏缩,而是拄着拐杖,沉声喝问。
“林轩,你个不孝孙,该不会怂的就只会缩在后面吧?有本事你出来啊!”
面对陈玉洁的挑衅,林轩丝毫不放在眼中,头都没有回,淡淡的说道:
“你们应该庆幸,只是在我姐姐墓碑上刻字,泼了屎尿。”
“所以,我才平了你们林家祖坟,让您们林氏一族全都屁滚尿流。”
“如果你们敢再过分点,那么,现在你们就不会好生生站在我的面前了。”
“此墓若再有事故,你们林家,全都得陪葬。”
林轩转过身,语气淡淡,仿佛是在聊天气一般轻松。
“你敢!有我在,你个孽障,敢动我林家一根手指头试试!”
陈玉洁气得火冒三丈,用拐杖指着林轩,怒骂出声。
“你配吗?”
林轩看都不看她一眼。
不过就是一个上京林家么,竟然还敢跟他叫板?
他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更何况就是区区一些人命。
人命,尤其是敌人的命,在北领统帅眼里,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林轩,你……你不孝啊……”
陈玉洁被气坏了,她颤颤巍巍的指着林轩骂道。
壇仙 粱尚
一婚定情:亿万老公要定你
林家众人从未见过有人如此嚣张跋扈的跟老太君说话,一个个的都跟看死人一样看着林轩。
老太君身后几百号林家人,平日衣冠楚楚,现在都在声援老太君,像市井之徒,咒骂不已。
“林轩,你配得上这个林字么?”
“把祖上的墓地都炸了,你这是愧对先祖,遗臭万年的!”
“炸掉自己祖先的墓地,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寡廉无耻的禽兽子孙。”
废墟 倪匡
林轩根本不屑于跟这些蝼蚁说话。
周依敏忍不住了。
有些东西,积郁在她胸中,已经二十多年了,不吐不快!
靠着徐静的搀扶,她走上前,大声说道:
“攻讦指责轩儿,你们这些林家人配么?”
“老太君,陈玉洁,你配么?
一瞬间,全场寂静了下来,都在听着这个孬弱的女人难得的发飙。
周依敏是北水省周家人,虽然也是殷富之家,但跟上京林家比,却是垫脚的资格都没有。
嫁入林家,嫁给林远山的原因,只是因为陈玉洁不喜欢她这个儿子,随便找了个平庸家族通婚而已。
周依敏来到林家,便战战兢兢,洗尽铅华,从一个众人宠爱的家族小姐,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
可以说,林家所有的荣华,她全都没有享受过。
而林轩被批为灾星后,林家给予她的羞辱,却一点都没糟蹋!
老太君时隔多年,再见到周依敏,她这个不受待见的儿媳妇,愣了一下,才认出来。
她铁青着脸,说道:“周依敏,你也跟你儿子一样,无法无天了。”
周依敏面庞通红,愤声道:
高老庄 喜了
“你们林家,你这个老太君,还有脸处处以长辈自居?”
“一个刚出生几岁的孩子,就被你们百般歧视,只是因为他爹不受宠,不如大哥二哥有手段,怕他会有野心竞争家族权利,所以就被无视,就被平庸。”
“这也就算了,至少我们一家还能活着。”
“可就在轩儿十多岁的时候,你们就把这个孩子凭空冠上“灾星”之名,把我们一家抄家清洗,一名不文的赶出上京,去外地讨饭。”
“这也就罢了,我们自寻生路。”
“但是,即使我们在云州,艰难求生,你们林家还不忘了处处阻碍,就是想把我们一家往绝路上逼。”
这一刻,全场都在听着,听着这个母亲的控诉。
就连老太君陈玉洁,嘴唇动了几下,都难以辩驳。
“我们一家,妻离子散,我怀着身孕去了暹罗。”
“远山孑然一身去了南非淘金,想要搏一线生机。”
“只留下雅芝跟轩儿两姐弟自生自灭。”
“这也就罢了,但是,你们还不肯罢休。”
“逼轩儿入赘陈家,去替陈家子弟入伍从军,去北领九死一生。”
“然后又派人设计雅芝,让她被奸人所害,一尸两命!”
“这样你们满意了么?”
“不,你们不满意。”
“你们还想要更多,只想要我们一家人去死!”
“这样的林家,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处处以长辈自居?”
“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林轩不孝不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