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4mn妙趣橫生小說 上邪亂 愛下-第七十三章 鳶尾樓推薦-uebxz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而现今,那片紫色的鸢尾花海就在绵山谷的一处荒原中。
“又拦我?”
岑乐瑾看着前头的阴影挡得结结实实,连缝都没有,心中顿感无奈。
“会死的,你不怕?”
就算她外头有人,但刚出凤鸣渊就死在半路,这罪责赵玄祯可说不清。
“怕啊!”这不是废话,哪有人不怕死的。
可岑乐瑾想到没有桃殀花的话,死的人就会是他了,一阵心绞痛悄声袭来。
“你为了他居然连命都不要了!”
赵玄祯吃惊于她对阮巡的爱意,真是伟大而热烈的爱情,一面儿却更为南歌感到惋惜和可恨。
狗男女!
他暗暗骂道,眼睛也从之前的柔情似水变得渐渐凉薄。
“对,我可以为他去死,你呢?”
岑乐瑾冷笑一声,想不到二人好歹是有血亲的堂兄弟,竟然这般冷血无情,果然皇室里长大的皇子,都是冷漠自私的人。
火影之輪回天下
他?
赵玄祯后知后觉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始就猜错了方向,她该不会真是为了他的弟弟南歌吧。
不妙。
赵玄祯这才想起已有好些时日没有收到朔王府的消息了,莫不是云京动乱先一步发动了。
这帮杂碎,居然没一个通知他这个参与者。
“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为了玄胤?”
就在他发怵的时候,岑乐瑾一个灵活转身,成功溜出了营帐,像猎豹追捕猎物似的,发了狂地锁定目标冲向绵山谷。
荒郊野谷,尸骨糜烂,时隔多月大地仍是一片焦黑。
咦,之前死了那么多人,没准桃殀花开了呢?
岑乐瑾依着模糊的记忆寻找藏于山间的花海。
薄荷里带点樟脑的辛辣味,淡到极点的甜香。疲惫的性灵在花香里重新舒展丰盈起来。
耽美厚脸皮的爱情史
果然,在一处石棂附近瞧见了淡紫色的纤柔梦境。
超级进化
要怎么过去呢?
岑乐瑾绕了好几圈也没找到更宽的入口:极小的石棂缝隙,是过不了人的—除非被压成纸片才能进得去。
她记得从前这儿还有一条路,可大火过后,很多东西都被烧光了,印象中的某些小道更是难以找寻。
在哪儿呢?
他们说这花遇血才会盛开不衰,是不是只要一滴就可以。
打小不碰刀子的她,眼皮子都不带动地在手掌心划了一道两寸左右的口子,眼睁睁看着鲜血一点一点落在草上,再一点一点,石棂的缝隙慢慢变大了,直到一个人的身量可以勉强过得去。
“花开十里,血流百仗,非血祭不得往生。”
疯女人的话断断续续在岑乐瑾耳边回响:竟是真的么?
無敵推銷員
近距离见着漫山遍野的紫色,岑乐瑾浑身汗毛空高竖。
是铺满忧伤的寂寥,亦或是荆棘丛生的荒凉。
此种萧瑟,唯有镜中人能参透一二。
“姑娘,留步!”
從海賊開始的直播之旅
岑乐瑾仿佛听见有个沙哑的嗓音在叫自己,可四周一看,却是空无一人,唯一地紫色鸢尾。
是我幻听了吧,岑乐瑾不敢停留,周遭阴森森的寒气,她只想越快摘得桃殀花赶紧离开。
“姑娘,留步!”
“姑娘,留步!
“谁?”
岑乐瑾真真切切听了三遍才敢停住脚步大声回问。
这个地方—曾经是她童年的游园,人烟稀少的风景佳地,可从没看见过有什么烟火气。
鬼?
所以燕王会说红煞萝是通往地狱的?
这也太邪乎了。
岑乐瑾完全没当回事儿,但刚刚她的确是被吓得不轻。
“姑娘,随我来……”
那声音似有双无形的手牵着岑乐瑾一步一步走进花海中心的一座小楼。
新四军的传奇故事 杨江华
“姑娘等等,我去请掌门人。”
那声音终于现了真身,竟是个身形婀娜的美艳少妇。
岑乐瑾看到少妇转过来的脸,不由得一惊,失声叫道“娘……”
和画像上的母亲覃芊长得一模一样,还能是用了易容术不成?
岑乐瑾直接否认了这种可能性。
花海有古怪—不然为什么她在外头看不见人却进了屋能看得见。
“我就奇怪,为什么她可以轻松找到鸢尾楼。”原来屋内还有个人。
“呵呵,我的女儿早死了。”
女子不给岑乐瑾开口的机会,一语惊醒梦中人。
死了?
为什么娘不要我了?
她最渴望的母爱近在咫尺,又好像远在天边触手不可得。
“娘…我是小瑾啊!”
美妇有一种拒人千里的遥远感,岑乐瑾眼睛都不敢直视。
“姑娘,掌门人在楼上等你。”
美妇速度很快,上楼不足一炷香,便又在楼梯口露了头。
岑乐瑾犹豫不决地走到她面前,抱着最后一地幻想,低声对美妇说道:娘,您真的不认我了吗?
美妇秀眉微蹙,娇声回道:一入昆仑,断情绝爱。
昆仑?
岑乐瑾不知楼上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等候自己:来自地狱的恶鬼,还是深居黑暗的阎王。
“你所求,为何?”
楼上一黑影沉声问道。
“桃殀花。”
“不对,没说实话。”黑影能有看透人心的本领,岑乐瑾想藏也无处可逃。
“为救人。”
“与你什么关系?”黑影继续追问下去。
“……”
“送客!”不等岑乐瑾作答,黑影直接一声令下。
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几个道士,衣袂翩翩,一顶白色冠羽,着一身黑白相间的长袍围在她的身旁。
对她动手动脚?
岑乐瑾心想还真当她是吃素的不成?
不就是打架么?
现在还真不怕了。
只因她瞧着东北角挂着一柄长剑,和南歌的星月剑颇为相似。
殊不知,几个道士的武功修为和剑法造诣均在南歌之上上层。
她又岂会是对手。
海贼王之圣手
“来吧!”
岑乐瑾毫不畏惧地做出应战之举,其实黑影不过一是测胆识二是验真心。
“花,我可以给你;只是你,要留下。”黑影一挥衣袖,几个道士刷刷往他身后一站,一字排开成了盏盏煤油灯。
昆仑掌门,比雪还逊三分白的面色,层层褶皱挂在眼角。
“身为掌门,出尔反尔,不知恬耻。”
岑乐瑾看清他的样貌,还不及邱一色的十分之一威严,遂壮着胆子斥责起来了。
“难怪,他会选择你。”
掌门轻声说道,看破一切的眼神,什么都没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