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62m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愛下-第702章 包紮止血分享-4j52t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
在冰锥的最上面,有一抹猩红,正是罗天的血。
白凝顿时明白过来,罗天最后一米为什么会忽然瞪大眼睛,因为,落在了冰锥上,被刺穿了大腿根,而他也在那个时候,找到了最后的支点,成功的靠自己跃了过来。
虽然,罗天受了伤,但是,罗天可能很自豪的告诉所有人,是他自己,没靠任何人,成功了!
至于白凝嘛,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一下,被罗天抱了个正着。
“你……你……”
白凝心乱了,一连说了好几个你,看着罗天水汪汪,充满委屈的眼神,心底居然有一丝歉意,暗暗想着,是不是自己太过了。
“你没事吧……?你……你先下来,先止血!”
白凝轻声的说着,她可能都没意识到,或许是天性,要不然是真的觉得,这样对罗天太不公平,说话的音调,居然都温和了许多。
“疼……”
罗天只是闷闷的哼了一个字。
白凝无奈的看了罗天一眼道。
“我身上有药,我替你包扎,但是,你要先下来!”
罗天回头看了看平坦的地面,心里大安,缓缓松开了手,也不知道是流血过多的原因,还是因为脱力,只觉得脑子一阵悬崖,直直的倒了过去……
好在白凝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罗天的后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对罗天晕倒,丝毫也不觉得惊讶。
白凝自己本身就是药师,对人体构造,肯定比普通人要更了解。
竹林深处是我家
一个凡人,能做到这个地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奇迹了!还要苛责其他,比如是否受伤,这最后一米,是不是运气,就太过分了……
淑女毒後 錦伊
罗天脑子里紧绷的弦松开后,一屁股躺了下去,白凝扶住了他的头,将他缓缓放平后,望着罗天在昏迷中,依然紧张的脸,不由的摇摇头道。
“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你居然还……没看出来,你还挺倔的!”
罗天之前所有的伪装,这一刻,表现出了真实的自己,这种猛撞南墙的精神,让白凝感叹不已。
现在,白凝可以开始给罗天的伤口止血了。
望着身下流下的一大滩血,白凝都有些心惊,鬼知道,那刺到底有多疼,罗天居然声都没坑,而且,当机立断的给了一脚,作为助力,让自己成功飞跃过来,这份反应力,还有忍耐力,要不是罗天没有修为,白凝甚至认为,这会不会是某个修仙中人的同道!
“我给你止血吧。”
白凝低低的说了一句后,从乾坤袋中,取出了几瓶药粉,还有止血布袋,刚一伸手,白凝楞在了原地。
位置有些敏感,刚才没来得及去查看,现在才发现,好像是在大腿根上!
这个位置……
白凝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这旁边是什么,她比谁都清楚。
白凝又缓缓收回了手,咬着下唇,瞪了罗天一眼,小声道。
“我带你去看医生吧!”
说着,就准备起身,没想到,罗天却在昏迷中来了一句。
“疼……好疼……别,我……”
之后,再说什么,就都是嘟哝了,白凝也没听清。
只是,罗天惊慌失措,还有苍白的脸,触动了白凝的心……
见死不救?
可能和自己无关的人,狠狠心也能不救,但是,这是罗天!
“我是在救人!他是凡人,失血过多会死的!是我的师侄,是宗主的弟子!我们一起下山有任务!不能不救!”
就像是在给自己催眠似的,白凝嘴里一直嘟囔着,给自己下定了决心后,蹲下身子,伸出颤抖的手,将罗天的双腿大开,然后,将身下的裤子撕开一个洞,往里一看,吓的心肝脾胃肾都在颤抖……
“你……你……!!!”
白凝望着那庞然大物,还有庞然大物旁的伤口,紧紧的挨在一起,可以这么说,一旦上药,就无可避免的碰到它!
情陷埃及王國 米裏恩
賞金獵人琺瑯紐約之末世 許諾的自由
不过,这也让白凝看到了伤口,当下也明白了一件事,罗天受的伤,还蛮重的!
和那庞然大物就差小手指的间隔,也可以说是运气,如果再差一点,就算是自己,也不能让那玩意再重归于好……
大腿根部被寒冰刺柱贯穿的伤口还非常大,鲜血如注,不停的流出来,也难怪罗天的脸色这么苍白,也难怪他会叫疼。
这地方,落在谁身上,谁不疼?
白凝咬了咬牙,让自己恍惚的心,稍微安定下来一些后,还是伸出了颤抖的手,一碰到伤口,那庞然大物就在自己的手背上……
刹那间,白凝头皮发麻,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尽管知道这是什么,可是,白凝也是第一次看见啊!
况且,以白凝药师的身份来看,她也知道,这东西的平均尺寸应该多大,这明显是大过头的模样了!
要死不死的是,碰到白凝滑溜的手背,罗天在昏迷之中,好像潜意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居然幻想到了灵韵的模样,两人正在缠绵,灵韵的手,就像白凝的手一样,滑溜溜的……
倏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白凝正低着头,艰难的上药,这一下子弹起来,从鼻子下面划过,刚好打在嘴唇上。
白凝愣了一下,视线往下移去,一看到狰狞的面孔,吓的从地上跳起来,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大骂道。
“你!你!你不是人!!!”
语气中,急的都快要哭了。
为了孙女去修仙
谁知道,这一拍,比没拍的时候,又大了几分。
白凝欲哭无泪,用手背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忽然,又想到了之前它软软的瘫在自己手背上的时候,这不还是它的味道吗?
委屈,惊慌,还有心酸,一股脑的涌上心头,白凝被气哭了……
可是,看着挺立起来的大个子,由于血脉流动,让伤口再度出血,白凝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
谁也没想到,堂堂的灵池长老,受万人景仰的存在,此刻,居然被吓的哭了起来,像个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学生,第一次操刀做手术似的……
诸事完毕之后,白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将罗天背在身上,身子一旋,向山下奔去。
官道旁,来往马车依然络绎不绝,小摊贩叫卖声,四周躺着或是坐着闲工,等待一些搬运的活计。
白凝背着罗天进了小城,这是天离城之外,最近的一座城,要去天离城,这里也是必经之路。
罗天仍然在昏迷之中,白凝把自己和罗天的面纱都取了下来,往门口一站,看着坐在墙根等活的几个大汉,将罗天放在地上,指着罗天道。
“把他扛起来,和我一起进城!”
几人正在打盹,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不由眼前一亮,纷纷抬头看去,顿时傻了眼。
甚至有人揉了揉眼睛,几个小伙子更是惊呼道。
“仙……仙女?”
白凝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暗暗的恼怒,毕竟,谁也不想被这么看着。
至于面纱,不是白凝想取下来,来到人世间,如果还无缘无故带着面纱,不就是在告诉其他人,我们来自灵池吗?
况且,面纱之上,还有灵池的印记。
见白凝有些恼怒,领头的大汉向一旁的小伙狠狠的拍了一巴掌,没好气道。
“胡说什么!”
被打的小伙也不恼,揉了揉脑袋,偷偷的看了一眼白凝,心里有些畏惧道。
玉霖碧雪剑 霖江南
“看起来有点凶……”
白凝不想和他们废话,冷声道。
“你们接不接,不接就算了。”
这时,领头人才匆忙起身,连忙叫道。
“小姐,小姐,你别急,我们都是一帮粗汉,在边城做些粗活维持生计,没想到能遇到小姐这样金枝玉叶的人,有所冒犯,还请小姐见谅!”
领头人看上去读了些书,说话也客气许多。
听他这么说,白凝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微微点头道。
“把他带上,随我来。”
领头人愣了一下,看着罗天道。
“就这活吗?”
白凝莫名的看了领头人一眼道。
“怎么了?”
领头人搓了搓手,黢黑的脸上,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这工钱……”
白凝听后眉头微微一皱,想了想,背过身去,手掌假意从怀里一掏,其实是用意念在乾坤袋中寻找,找到几块金锭,还是很多年前下山时,红衣听说人间的货币是金子和银子,在后山找来,做成的。
白凝掏出一块金锭,刚想扔出去,好像又想到什么,用手指轻轻一扣,偌大的金锭,立刻缺了一个小角……
说是小角,却也有半个手掌那么大。
其余的,白凝又放回到乾坤袋里,随后,信手一扔。
大汉还没反应过来,只觉一个黄灿灿的东西飞过来,下意识接住,定睛一看,顿时瞪大眼珠子,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白凝见此皱眉道。
“不够?”
大汉这才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将手里的金子举过头顶。
“小姐……您别吓唬我,我就是一个下死力的,帮忙运个人罢了,哪儿需要这么多钱……”
白凝见状微微点头道。
“无所谓,其他的就给你了,把他带上。”
说完,白凝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那大汉还没反应过来,只记得这仙女一般的人物,说是要把这金子给自己,激动的从地上跳起来。
回头一看,傻眼了……
至尊神
众人见了这金子,无不眼睛发亮,见白凝出手如此阔绰,哪儿还想那么多,纷纷起身,将罗天抬起来,就像抬神像一般,小心仔细的供奉着,几人小跑,跟上了白凝。
大汉见此一咬牙,没好气道。
“你们这群兔崽子,学会抢生意了!”
谁都没注意到,在边城的城墙之上,两个正在喝酒的官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两人眼睛一亮,对视道。
“好家伙,好像怀里还有一坨这么大的金子?”
“你也看见了?”
“那当然了,要论眼神,你怕不如我吧?”
“怎么说?”
“你说呢?”
“老哥哥,你说了算。”
那人沉默了片刻,眼底闪过一丝贪婪,低声道。
“这边城,少个人多个人,往林子里一扔,不等隔天就被狼叼走了,谁能查得到?”
“可是……这女人好像来头不小啊……”
“哈,这是当然!这么漂亮,如此年轻,出手这么大方,至少也是天离城的世家小姐!”
“老哥哥,这……天离城下来的人,不敢动吧?”
年轻一些的官差,眼底闪过一丝迟疑。
中年模样的差役却眼睛一冷,看了看左右,低声道。
“如果是平时倒也罢了,不过最近嘛,嘿嘿……”
“如何?”
年轻的官差好奇道。
中年差役小声道。
“你可别乱传,边城没多大油水,又是小城,自然没波及到这儿,我大舅哥在天离城当差你知道的吧?”
年轻官差立刻露出羡慕和尊敬的模样道。
“那是自然,老哥哥关系大着哩!”
中年差役摆摆手,一脸假装不在意,实际上很嘚瑟的模样道。
“这算什么关系,也就是天离城城东的捕快头子而已,又不是什么正经当官的人物。”
年轻官差哪里不懂这话的意思,一咬牙,从怀里掏出一串铜钱,放到中年差役的手中,低声道。
“老哥哥,咱俩配合也有好几年了,我也混了好几年了,你怎么说,我怎么干!”
中年差役不露神色的将铜钱放入自己的怀中,矜持的点点头道。
“都好说,当官图个啥嘛,不就是这点油水?正经俸禄,还不如在街边支个摊卖掉糖水!”
喪屍母體 拉風的豬
年轻官差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道。
“老哥哥说的是正理,只是,不知道那天离城……”
“你啥嘛,你今天听了,别给我到处传!我估计,咱们县老爷都不知道这事!”
尋找海底的妳 隨風的飛魚
“一定!一定!”
年轻官差连连保证下,中年差役才说道。
“天离城……变天了!什么大家族,什么城主,自有人收拾,你懂么?”
年轻官差听了,只觉后背一凉,不由摇头道。
放逐者之路 染墨兰
“有人敢动天离城城主?谁这么大胆子?咱们头顶上可有仙人!”
“你知道个屁!”
中年差役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