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lcz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第三百五十章 過影皆入圖相伴-mmun1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此刻拦阻在虞清蓉面前的,却是由张御亲手祭炼的一百零八枚“玄光天元梭”,是拿来作为关键时刻定摄对手之用的。
但要想把一位取得上乘功果的玄尊定在这里,那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眼下也不过是利用此物稍加迟滞其遁光罢了。
虞清蓉只是一转法力,就从这等束缚之中摆脱了出来。但这些玄光天元梭也并不是停滞不动的,她这一脱离出去,就如附骨之疽,循着气机又跟了上来。
只她这么一耽搁,后面的空勿劫珠又一次追进了。
随身带着未来空间
她不觉一蹙眉。
好在突破紫炁砂的围困后,她已是能直接望见两界通道了,她一引法诀,一道烈气通道之中被引了出来,遭受这镇道法器的气息一冲,天元梭原本规整的排列顿被冲乱。
而那一道烈气并没有到此为止,去势不减,依旧向前冲去,迎面就撞上了那一道飞驰追来的宏大金光。
两边这一撞击,激荡起大片金光烈色,虚空之中虽无声息,可却骤明骤暗了一瞬间,空勿劫珠的力量到此似是已然耗尽,终是缓顿了下来。
一下化解两面危机,虞清蓉也是抓住了这个时机,起虹光一遁,霎时穿渡虚空,将那百余玄光天元晶梭彻底甩在了身后。
宦海风
可就在她即将要回至通道之中时,却是不由呼吸一滞。
总裁的7日恋人
网游之梦幻传奇世界
那一十二道剑光不知何时已是绕到了前方,并拦阻在了那里,剑尖俱是遥遥指向了她,上面光芒烁烁,正是蓄势待发。
而在后方,千顾图已经在紫炁砂的围剿之中破散,她放出的晶玉化影也在方才空勿劫珠的撞击之下俱皆粉碎。
她所有能替避之物都已经失去,唯有以正身直面这些锋芒。
不过便是如此,也并非当真绝途。她再度拿住法诀一引,牵引通道之内的劫阳烈气,此气无遮无掩的冲落到了一十二道剑光之上,被此光芒一照,剑身之上的明光都是在消磨之中渐趋黯淡。
而她正待此趁隙回返,可忽然感觉背后有一道星光落来,将自周围的虚空都是照得明光一片,耀眼非常。
她心中一凛,回首看去,见一只灿烂华美的玄浑蝉已是飘悬在了那里。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知道是走不掉了,明明只是差了一点。
她转过身来,眸中泛起寒光,原本她是不愿意动用这一招的,因为这会折损她的道基,可终究是性命要紧。
两界通道的对面,炼空劫阳气珥之上,关朝昇正通过两界通道看向对面。
方才由于那一片紫炁砂遮掩的缘故,他不怎么看得清晰,可是陈白宵气息的消失他却是能感觉到的。
在察觉到这一点后,他眼神微凝,本在藤壶上有节奏点动的手指也是停了一下。
而在远端那一道虹霓之上,神昭派的那位披发老道同样察觉了这一点,他抬头看了看对面,再是向关朝昇传声道:“那张道人着实了得,陈道友不敌身亡,如今虞道友似又被此人阻住,关道友不上去相救么?”
虽然陈白宵被斩,可是换个角度看,那两界通路又可渡去一人了。关朝昇前往接引当是不难。
关朝昇撇了他一眼,道:“输赢只是平常事,陈师弟他被诛灭,那也是他自身功行不济,而我若入内,这里这镇道之宝又有谁人来驾驭呢?如今只能靠虞真人自身了。”
披发老道言道:“道友若是不动,虞道友一人恐怕也难是那张道人的敌手。”
关朝昇拿起藤杯从容饮了一口,悠悠道:“那张道人虽然厉害,但李道友却也不要小看了虞真人。”
披发老道哦了一声,他听得出来,关朝昇言语之中对虞清蓉颇见信心,而绝非是有意强撑,这也没有必要,想来是的确有什么手段的。
他看向对面,抚须道:“那在下倒要见识一下了。”
虞清蓉此刻伸手捉来了一道劫阳烈气,默念一个法诀,往自家心口之上一按,像是一个大日以千百倍之速向着寂灭而去,但也是由爆发出了无比强盛耀眼的光亮。
些光亮冲到虚空之后,又发生了某种玄妙变化,由强盛转而柔和,化作了一道道瑰丽气霞,霞光与虚空交织之中,出现一幅幅图景。
可以看到,这些图景所照显的人物俱是张御,这里有其一指点杀丹晓辰,有其一剑斩杀陈白宵在世之身,有其喝出言印震慑二人的景象,更有其方才挥洒法器各种的景象。
可以说,凡是在方才斗战之中张御所用过得诸般神通手段,俱是显现在了这上面。
这一神通,名为“阐古不央”,乃需借用一件秘炼法器配合才能所展,且必须以劫阳之力为推动,算是她本人最为得意几个神通之一了。
此术一起,凡是对手被照入进去的手段,那么都是伤不了她的。
且不止是这一回,若是这次不曾消灭对手,下次再是遇见也是如此,甚至那时不需要再施展一遍神通。
而在此刻,玄浑蝉身上荡开一幕光亮,张御也是从中现身出来,他看了眼上方,也是望到了那些了那些映照着自身的一幕幕画影。
虞清蓉伸出白皙皓腕,抬袖示意了一下位于上方的那些画影,道:“张道友,你且一观,除却这些,你还剩下多少能为呢?”
张御稍作观辨,又听虞清蓉之言语,大致也能分辨出此言之意,他伸指一划,一道剑光从空落下,就朝向着虞清蓉斩了过去。
大公無私
虞清蓉秀眸看着他,整个人却是站在那里丝毫不动,可奇异的是,剑光落去,却是如同对上一个虚影,直接从她身躯穿透了过去。
张御见到这一幕,眸中神光一闪,他能确定,虞清蓉明明是站在那里的,是真实存在的人,而非是什么虚影,可飞剑却是无法触及其人。
他心念一转,顷刻间,身后万点星光忽然照来,往虞清蓉身上落去,可是同样,无数星光从后者身上一道道穿透了过去,依旧不曾沾染到其人半分。
此刻再观那天中那些画影,他差不多已是知晓这个神通的作用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自己只要是被照入此图的手段,对其人已都是无用,简单看来,下来对付此人,似只要用上不曾用过的手段便可。
可问题是,那些未曾用过的手段若是一击难以将此人击毙,再被照显入内,那局面恐会愈加艰困。
他看了一眼虞清蓉身上的明亮光芒,纵观后者方才的神通,可谓都是脱身护命,乃至先立于不败之地的,与此术可谓是相辅相成,显然从一开始就有这等打算,只是碍于某种缘由不得施展,很可能是与劫阳之气有关。
对抗 花心 上司
若是此刻动用“六正天言”,是否能……
这个念头被他快速否定了,因为自己使动言印的同样照落在了上方,六正天言是以言印为根基,言印假设无用,那么使出来的神通也是不完整的,且他感觉后面可能还有更大敌手,也不能白白将这一手段扔在了这里。
此刻的他,尽管诸多手段被照映其上,可对比虞清蓉,他也不是没有优势。
他还拥有训天道章。
他自己无法确定此人神通破绽何在,可他却可以去向玄廷求问,玄廷自有许多比他更为有经验的同道存在。
这些人当能比他更能看明白清楚此法之玄机,
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争斗,而是两个阵营的碰撞,凡是有利于斗战的手段都该用上,他意念一转,入到训天道章之内,就将此刻情形传递去了玄廷。
虞清蓉见他不再放出手段攻击自己,却也没有再顿在那里不动,她把手一挥,纤指轻动之间,好似拨动长弦,听得一声幽咽琴音传出,像是雨夜凄凉,女子低泣,片片昏云在虚空之中生成,并有雨丝飘来。
全能天才 温东篱
这雨丝不是自上而下,而是自面八方而来。并可看见,原本千顾图和蜕生晶玉碎裂之后的残余都是化为成了此般事物,反过来将张御围困在内。
张御这时发现,此刻挡在外间的紫炁砂丝毫没能阻住这雨丝的渗透。不过他还有一个可供利用的手段。
那就是心光。
此术也是唯一方才用过,而未被照入画影之中的。
这也很好理解,心光法力因为是修道人一切根本,也是所有神通道术变化的来源。假设心光法力都是无用了,那也不必继续争斗下去了,对方随手之间就能将他抹去了。
故他把心光一运,霎时撑开一道浩荡光幕来。
只要心光法力足够高,那么什么手段都能排斥出去,虽然这样可能会耗损极大,可是到了摘取了虚实相生的功果后,修道人本来就是心光法力源源不绝,区别只在于施展了手段之后,后续生出的心光法力是否足够弥补少缺的那部分。
而他有着异常牢固的根基,此刻也是足可撑住了。
虞清蓉见到他心光展开,犹如一片星光玉雾,异常灿烂,她不觉欣赏的看了几眼,随后她启唇道:“张道友,你纵能挡得一时,还能挡得长远么?不如就此退去为好。”
张御淡声言道:“既是道争,便退无可退。”
禁断寒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