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7yqk熱門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不祈十弦-第三百一十八章 預料之外的回信展示-ykyyl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凛冬人会通过对施法能力的严格管制,来大幅减少“法术类”和“仪式类”的超凡犯罪。
……毕竟凡是不涉及到法术的案件,基本上都很好解决。
只有巫师们,才会一人一套加点——想要从痕迹上判断他们用过什么法术,都得查个半天资料。
对于巫师犯罪,诺亚人的选择是直接调监控;而教国那个每条街都可能有一位正神或者伪神的环境,基本上这种法术犯罪都会被当场制止;联合王国那边人口相当密集,人才充裕、所以有“法术与仪式犯罪特殊管理局”……那儿可是有着“超凡侦探”与“超凡警探”的浪漫地界,甚至连罪犯的传说都能改编成歌剧,在大剧院堂而皇之的上演。
凛冬人没有那么多的人口、没有那么多的资源、也没有那么多的“监控探头”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强者。所以就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减少非官方的巫师数量。
至于地下?
只要事不够大,智者们一般就不会管的。毕竟他们都是“聪明人”。
凛冬的冬之手,都是白银阶的失能巫师——他们提供特殊的晋升渠道、噩梦攻略、进阶职业,从青铜阶开始培养、大多数冬之手都能在五年到十年内稳定进阶到白银。
之后,他们会利用白银阶的学习能力,开始连续培养三年如何对抗巫师,然后视情况补充一年“如何对抗其他超凡职业”的课程。
他们是专业的巫师杀手。
每一个冬之手,都能轻松对抗同阶的巫师。
失能学派最为擅长的,就是瘫痪掉他人的各种能力。
减速、沉默、冻结、脆弱、绊足、冻结思维、冻结意图、空气中暗藏的冰锥、不可视的墙壁、阻挡飞行物体的缓速之墙、以及对空间移动的封禁等等。
在满满一身限制技能的基础、以及对各种学派法术了解的基础上……他们还特别擅长物理打击。
钉头锤或是手斧、最次也是双手剑,匕首这种“娘们武器”都很少见。
而且冬之手还专门训练过枪械能力。尽管时间不长,但那毕竟是白银阶级别的学习能力。猎杀没有战斗经验的巫师和没有敌意感知能力的仪式师,简直不要太简单。
总而言之就是……除了冬之手之外,凡是掌握施法能力与仪式能力的超凡者,都会被严肃对待。
拿不出身份证明的巫师,只要见到基本上就会被冬之手无条件逮捕,直到搜查小组那边确认的确没有犯罪记录;即使是有身份证明的巫师,也会被直接扣下、并在询问巫师塔那边的情况后才会放人……之后也会一直派人暗哨跟踪。
至于仪式师——凡是非官方的仪式师,都会无条件进行缴械。这个缴械指的是夺走包括衣物在内的所有财产,因为无法分辨对方能够用什么东西举行仪式。之后会重新给予一套服装和少量的路费,将其遣送到其他城市、不允许他回到熟悉的地方。这基本也就是一种流放。
当然,如果是能人的话……也是会招安的。
这的确是基于凛冬的特殊情况,才会出现的对巫师和仪式师的特殊“歧视”。这也不能算是歧视,甚至可以说是重视。
通过压低全国超凡者中“非官方施法者”的比例,就可以不在警局设立超凡对策部门。并直接把所有超凡案件,全部转交给冬之手这个特殊警察部门来解决——冬之手虽然说是巫师杀手,但不代表他们对付不了其他类型的超凡者。
唯一能同阶、同等级与巫师对抗的,就是咒缚搭配的特别好的猎人。
但因为凛冬的特殊环境……猎人基本上不可能活到白银阶,就会因为杀人罪而被逮捕。
法醫鬼仙 苦海鬼涯
凛冬人需要通用这种手段,来大幅减少经费与人才消耗——这是很久之前的凛冬大公就设立的政策。至少是伊凡的爷爷,或者也可能是他爷爷的爷爷。
镜中人同样也是老巫师,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但是……政策是这样的,但执行又是另一回事。
见到了太多的黑巫师、或是在拘捕巫师中被这些人上人责骂,再或是因为得罪了真正的大人物而被处罚。亦或是战友被黑巫师杀死、或是因为残疾而退役……的确有一部分的冬之手,对巫师有着仇恨。
他们往往会开始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比如说直接猎杀有犯罪嫌疑、但没有证据的巫师,之后再反过来伪造证据、或是干脆脖子一梗“一换一不亏”。
在这种情况下,凛冬很多非官方巫师就都跑干净了。
即使是在凛风白塔毕业的巫师,一般也不会留在凛冬公国。反正凛冬公国不是要捕杀这些巫师,而是减少巫师的数量、来压低法术类犯罪的频率……他们愿意自己跑出去,是不会受到阻碍的。
毕竟冬年是真的不好过。
杀死一个人、可能会毁掉两个甚至以上的家庭;烧掉一条街几乎会直接葬送一个村镇。巫师们下手向来不知轻重……毕竟他们的毕业考试就是比较站桩输出,从来都只有往高打、没有往低打的。
镜中人的立场,终究也是凛冬出身的巫师。他的同僚、学生甚至他自己,或许都被冬之手粗暴对待过。
对冬之手这种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巫师们下手的“同行”,镜中人从来就没有什么好感。进而对凛冬公国也不会有什么好感……
所以祂在飞升之后,也根本没有回到凛冬公国看一眼。
据说镜中人的教宗本杰明已经带着他,走到了联合王国。
如果告诉镜中人关于雅各布那边的事,说不定反而会麻烦起来,还会产生一些误会。
要么是误会安南对雅各布进行了掠夺,要么是误会雅各布“卑躬屈膝”的“同流合污”。
……尽管事实似乎也差不多。
之后安南还想让雅各布学习一些镜面领域的仪式呢。这位“洞开者”如果掌握了镜面领域的仪式,说不定有用程度还能再涨一截……
軍婚,就是要寵妳
当然,那得等阿电他们三个把噩梦搞定。
等学长过来,也可以让他陪自己打这个噩梦……随便再拽上一个白银阶的女孩子就可以来开黑了。
说起来,学长如果进了噩梦、他是算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呢……
怀着自己的心思,安南躺在床上、闭眼睡了过去。
撿個總裁當跟班
而卓雅则静静的站在窗前,看着月光——冬之手这个职业的特殊之处,就是他们一天只需要四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也不会困倦、甚至可以连续三天不睡觉,并以十二个小时的睡眠补充回来。
作为代价,冬之手会失去对繁衍与美食的欲望。这也是冬之手几乎没有后代的原因。
但就在凌晨三点半,仪式桌却是突然亮起一道橙色的光华。
随着金色的火焰燃起——火焰逐渐融化、定型,变成了四张信纸的形状。
安南的感知属性早已抵达超凡领域。
像少年啦飛馳 韓寒
即使是在熟睡中,他也是第一时间就有所察觉、醒了过来。
安南眯着眼睛,捋了一下耳边有些凌乱的银色长发,从床上慢悠悠支起身子。
“……萨尔瓦托雷?这回信够快的……”
而卓雅第一时间走到桌前,拿起信纸快速的扫视着。
温昕探案记
她的瞳孔亮起明亮的光辉——这并非是任何法术,仅仅只是将诅咒之力充盈瞳孔、使其获得夜视能力的技巧而已。
“我觉得您得看看这封信。”
卓雅说着、将四张信纸整理好顺序,递给安南。并将床前仪式灯的幕布揭开、转动旋钮。
温和不伤眼的光芒顿时亮起——尽管什么样的光也伤不了安南的眼。
那是安南地下结识的友人赠送的“手工礼品”。
放入了大量的海水、以及十数块“封有光的冰块”的不规则水晶立方体。通过旋钮可以控制与“封有光的冰块”在同一层的水量、以此改变亮度。
安南支起身体,蹭到床头桌旁、把信纸放在桌前。卓雅拿起衣服,披在安南身上。
而安南很快皱起了眉头。
英雄無敵之骷髏來襲 魚與漁與余
盖世行者
萨尔瓦托雷絮絮叨叨说了两千多字——其中有一千字是关于阿佐特的。一半是抱怨阿佐特用的太浪费了,另外一半是在抱怨他那边没有阿佐特,复现贤者之石的实验卡壳很久了。
如果精简一下他剩下的话语……
可以简单的概括为“我就不去了、不如你赶紧过来一趟吧,卡芙妮这边的继位仪式没那么容易,她遇到了一些‘不是很容易解决的小麻烦’”。